宜昌交运股票 11亿撬动150亿氢能项目?厚普股份连收关注函,股民深夜苦等回复

一分钟学会看k线图-万方炒股技术分享平台
领取策略
宜昌交运股票 11亿撬动150亿氢能项目?厚普股份连收关注函,股民深夜苦等回复
浏览:88 发布日期:2021-04-25

4月22日深夜,厚普股份(300471,股吧)(300471.SZ)的股吧异常热闹,大批股民在等待公司如何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随着临近零点宜昌交运股票,股民们越发焦躁,放言如果不发公告,“明天有损失就去告你”。

4月23日上午9时,时代财经致电厚普股份董秘办。对方称,回复已经提交给深交所,具体内容目前不方便透露。但截至发稿时,深交所网站上仍未出现厚普股份的回复内容。

就在4月21日,深交所一天之内对厚普股份连发关注函与年报问询函。深交所的连环追问透露出急切,要求厚普股份4月22日前回复关注函。

深交所对厚普股份的关注,源于4月20日厚普股份披露的一笔高达150亿元的项目协议。

4月20日晚,厚普股份公告称,公司与成都市新都区政府签订了《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投资协议书》(下称《协议书》),拟投资150亿元建设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

加氢站。图片来源:L.Willms

看似对企业重大利好的消息,但放到厚普股份身上却让人不禁怀疑,其年报显示,2020年营业收入仅有4.78亿元,亏损达1.68亿元。

业绩惨淡的厚普股份哪来的钱完成150亿元的项目?

深交所在发给厚普股份的关注函中,不仅质疑该150亿项目的可行性,还追问其中是否涉及房地产开发及运营业务。在同日发出的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进一步追问厚普的经营状况,并要求在一周内回答。

受此影响宜昌交运股票,厚普股份4月22日收盘下跌5.59%;4月23日开盘一度跌破3%,但随即迅速拉高,截至上午收盘,厚普股份股价上涨5.74%。

图片来源:厚普股份股吧

150亿从哪儿来?

厚普股份近年来财务状况并不乐观。深交所4月20日发出的两函,主要都围绕着一个问题:150亿从哪儿来?

根据财报显示,厚普股份2019年营收5.43亿元,对比上市之初2015年的营收已近腰斩,2019年净利润也只有2082.76万。2020年,厚普股份的业绩进一步下滑,全年营业总收入4.78亿元,同比下降11.87%,归母净利润为-1.68亿元,同比下滑905.35%。

而根据《协议书》内容,氢能装备产业园项目一期用地约300亩,当一期项目固定资产(不含土地)投资金额达到400万元/亩及以上时,新都区政府才会启动二期项目供地;同样,厚普国际氢能 CBD 项目一期建设用地面积约118亩,固定资产 (不含土地)投资金额达到750 万元/亩及以上才启动二期供地。

时代财经按此数据估算,氢能装备产业园项目一期至少需要投入20.85亿元。

然而,截至2020年末,厚普股份的总资产为19.12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36亿元;同期其流动负债为7.5亿元,其中包括1.16亿的短期借款。

图片来源:厚普股份2020年报

新都区政府在《协议书》中表示,支持和鼓励区属平台公司参与厚普股份发起的清洁能源产业基金,一期产业基金规模5亿元,其中区属平台公司投资2亿元,分两批次进行投资;另外,区政府还鼓励和支持区属国有企业参与本协议项目的股权投资,投资总金额不超过2亿元。

此外,《协议书》要求厚普股份在新都区注册相关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项目公司, 至少一个项目公司注册资本金 5 亿元。4月16日,燕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文中称“燕新控股”)与厚普股份子公司——北京厚普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在新都区注册成立成都厚普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其中北京厚普氢能认缴4亿元,燕新控股认缴1亿元。

即使不考虑负债,据时代财经估算,加上2021年2月厚普股份拟向王季文定向发行股票募资的1.7亿元,以及成立成都厚普氢能时燕新集团出资的1亿元,厚普倾尽全力在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上能动用的资金在11.06亿元左右,距离一期所需的20.85亿元仍有很大缺口。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整理

厚普股份或许会选择向外寻求融资。时代财经发现,在厚普股份官网4月21日发布的150亿项目签订通稿中,世界工业气体巨头——法国液化空气集团(Air Liquide)大中华区董事会主席路跃兵也出席了签约仪式。2019年,液空集团曾与厚普股份合资成立液空厚普氢能源装备有限公司(下称“液空厚普”)。

4月22日,时代财经致电液空集团媒体联络人金晶,其表示,液空集团与厚普的合作只限于之前成立的合资公司——液空厚普,近期厚普股份与新都区政府的项目与液空集团无关。

时代财经也在同日联系了成都市新都区投促局与新都区现代交通产业功能区管委会,试图询问厚普国际氢能产业集群项目详情。对方工作人员称,会记录问题向相关负责人反馈,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回复。

在同日举办的厚普股份2020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宜昌交运股票,时代财经就“是否会引入其他投资方加入新都区的项目”等问题向厚普股份总经理黄耀辉提问。对方表示,具体情况要等待公司对《关注函》的回复。

水泥老板入局氢能

2020年底,厚普股份才更换了实际控制人。厚普股份的当前实控人王季文的另一个身份是燕新控股董事长。

根据其官网介绍,燕新控股是一家集建材、环保、冶金、金融、投资、物流、房地产、装备制造于一体的多元化集团公司,总资产超过40亿元。其建材板块每年可生产水泥400万吨,熟料225万吨,龙头产品有“钻牌”、“钧牌”水泥。

水泥老板王季文入主厚普股份,还要追溯到三年之前。

2018年11月,为缓解所持股份的质押情况,时任厚普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实际控制人的江涛计划向北京星凯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星凯”)进行融资。据天眼查显示,王季文及燕新控股拥有北京星凯99.02%的股份。

2019年初,厚普股份高管层进行了密集调动。先是2019年1月,江涛辞去总经理一职,由原燕新控股副总裁黄耀辉接任;接着2019年3月,王季文接替江涛,当选厚普股份董事长;2019年4月1日,厚普股份完成法人代表变更,由江涛变为王季文。

不过,直到2020年底,王季文才真正变成厚普股份的“主人”。2020年11月17日,厚普股份公告称,江涛将其所持的20%股份,转让给王季文及北京星凯。交易完成后,王季文及其控制的北京星凯持有厚普25.51%的股份,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王季文当年上任董事长后不久,就将公司名称由“成都华气厚普机电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改为“厚普清洁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曾有厚普相关人士在公开场合表示,新老板王季文看好氢能发展。

改名可能彰显了王季文对于氢能和其他清洁能源业务的信心,但是没能帮助厚普股份扭转下滑的业绩。

转型氢能7年,收入占比不到1%

近年来,氢能产业越来越热。

开源证券认为,在“碳达峰”、“碳中和”的背景下,氢气有望在推动能源转型及提高能源系统灵活性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四川、北京、浙江嘉兴等多地政府也纷纷推出自己的氢能产业“十四五”规划。

4月21日,中国氢能联盟在“十四五”氢能产业发展论坛上透露,截至2020年末,中国已经建成加氢站128座,氢燃料电池汽车累计保有量达7000多辆。

同日发布的《中国氢能源及燃料电池产业白皮书2020》显示,当前中国氢气产能约每年4100万吨,产量约3342万吨,是世界第一产氢国;到2060年碳中和情景下,可再生能源制氢规模有望达到1亿吨。

万联证券分析师江维4月22日告诉时代财经,未来随着燃料电池成本降低、加氢站布局以及光伏制氢的推广,氢能有望成为非电领域的首选替代能源,在交通、储能等方面大规模运用。

为了赶上这轮氢能热潮,厚普股份已经准备了7年。

2014年厚普股份提交的招股书中还未提及公司有任何氢能项目。但在其2015年年报中,出现了“氢能充装装置取得阶段性成果,研发样机已在现场进行测试”的信息。此后每一年,厚普股份都公布了在制氢与加氢领域的进展。

但截至目前,氢能还没有成为厚普的主要业务。厚普股份在4月8日的公告中提到,2020年度,公司主要营业收入占比较高的依然为天然气加气设备及零部件业务,公司氢能业务2020年度确认的营业收入不足总营收的1%。

或许为了突破这1%宜昌交运股票,厚普股份要一掷千金猛投氢能产业园。但以11.06亿的资金去撬动150亿的项目?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