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94股票 英特尔高管解读2021年Q1财报:无指标表明PC需求下滑数据中心业务现正处于最低谷

一分钟学会看k线图-万方炒股技术分享平台
打板技术
002294股票 英特尔高管解读2021年Q1财报:无指标表明PC需求下滑数据中心业务现正处于最低谷
浏览:187 发布日期:2021-04-25

查看最新行情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4月23日上午消息,英特尔今天公布了2021财年第一财季财报。报告显示,英特尔第一财季营收为197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198亿美元相比下降1%;净利润为34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57亿美元相比下降41%;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净利润为57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61亿美元相比下降6%。

财报发布后, 英特尔CEO帕特·盖尔辛格(Pat Gelsinger )和CFO乔治·戴维斯(George Davis)等公司高管出席了随后举行的财报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摩根大通分析师Harlan Sur:我们很高兴在三月份看到IDM 2.0战略的发布,以及7纳米制程的更新和2023年的持续加速执行。但这些都是里程碑的一部分。所以,在IDM 2.0战略方面,要维持技术和表现的领先优势,我们需要时间来保持内部优化的节奏以及更重要的保持降低至5纳米乃至最终3纳米的节奏。我记得英特尔团队曾经表示过大约每2.5年可以有一次节点迁移。但我还记得,三月份的时候你又说一年的步伐也是可能的。所以,从7纳米到5纳米,我们能否预期在7纳米制程量产后2.5年,我们可以加速5纳米制程的生产,然后再又一个2.5年之后,加速3纳米的生产?

帕特·盖尔辛格:谢谢你的提问。总的来说,我们的7纳米团队正在取得非常不错的进展。我们对做出的改变也非常有信心,即真正地拥抱EUV(极端紫外平版印刷)。然后我之前也提到,我们预期,我们的制程技术可以实现一年甚至更短的节点迁移步伐,我们对团队的能力十分有信心,相信最终可以重新回到芯片制造领域的领导地位。我对团队很满意,也对一些人才招聘方面的投资十分满意,团队正在全力以赴。这也是我们技术领导力战略的一部分。正如我们的IDM 2.0战略,它关于封装、制程,以及扩大生产制造。我可以说,我们从一些代工厂客户渠道看到的早期热情正将我们的封装技术和IDM 2.0战略相结合。回到你的问题核心,我们会加速制程技术的创新,对此我们十分有信心。我们已经做出改变和调整,一切进展顺利,未来我们会重新寻回领先优势。我们的团队也在全力以赴。

Evercore分析师C.J.Muse:我想继续了解一下你们的代工厂战略或者说IDM 2.0战略。我能理解你们通过投资扩大规模的愿景。那我想问的是,以前沿优势向代工厂客户开放业务有什么好处?你怎么控制他们重新设计你的设计,你又会如何给他们提供补贴?或者说,这个补贴其实来自美国政府?

帕特?盖尔辛格:让我们从更广泛的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对于IDM 2.0战略,我们希望让代工厂客户也能获得最前沿的能力。世界需要更加前沿能力,而全球范围内很少有公司可以提供这个能力。所以我们觉得这其中充满机遇。当然,为此,我们需要更加大刀阔斧地建造和扩大我们的能力。也像你说的那样,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提高代工业务更长生命周期的利润。现在,我们已经开始与代工客户接触,我们也看到了他们的热情和兴趣。他们愿意基于我们的领先制程技术进行设计,对于未来他们也将有更多选择。我们也看到,基于这样的策略,他们可以拿出一些他们的IP,我们也可以贡献出一些我们的IP。更重要的是,一些云客户对此尤其感兴趣,比如,他们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然后进一步优化,包括X系列新品等,以针对他们的市场需求获得更加优化的解决方案。这些是他们可以看到的优势。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的优势,比如规模化生产。然后是我们当前看到的芯片供应受限的环境。这些都给我们的客户带来兴趣。另外,我们也会拿出我们拥有的其他资产,包括封装或软件技术。我们相信002294股票,这个战略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好处。我们也看到了早期客户、EDA工具栏和IP供应商的反应,时机恰到好处。我们也看到国际方面和政府方面,都相信我们需要一个地域上更加分化和韧性更强的供应链。这对未来的半导体技术十分关键。所以,IDM 2.0正是适当时机下的正确战略,也得到了积极的反馈。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Joe Moore:能否请你解释一下数据中心业务(DCG)的数据。我想云业务同比下降20%,平台平均销售价格也同比下降14%。其中持续的云消化因素占到了多少?以及你认为什么时候可以恢复?竞争方面对此有什么影响?

帕特?盖尔辛格:我先来回答这个问题,接着再由戴维斯补充。刚才在戴维斯的开场词中他已经提到,在收入方面,DCG的一季度表现比我们预期的要更好。我们认为,今年,DCG的表现会不断改善。我们认为现在正处于最低谷。因素有很多,比如你在问题中提到的消化。DCG在去年表现非凡。而眼下,客户大多仍在消化中。但我们也开始看到一些迹象显示,他们愿意开始走向下一个云端构建阶段。我们也看到在企业业务取得的巨大成功,5G领域的网络业务趋势十分强劲。所以,总体上,我们相信DCG的增长将逐渐恢复。我还想强调的是,这个产品的主要收益在于一代优于一代的改善和AI性能等差异化领域。正如我们说的,这是一亿多个融入了AI的Xeon处理器,我们赋予了每一个处理器强大的AI功能。我们也从客户那里收获了很棒的反馈。我们对正在取得的进展感到满意,也符合我们对全年的展望。今年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将继续看到这样的趋势得到保持,也预期业务会改善,竞争力提升,更多消费者加入。

乔治·戴维斯:影响一季度同比表现的因素,很大部分原因在于我们现在处于消化阶段的最底部。另外,我们的投资也会增加,尤其当我们在7纳米制程上取得进展之际,你可以看到7纳米制程的成本也出现在其中。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002294股票,这些成本会有所改善。与此同时,我们也在更加努力地推动Xeon处理器的发展路图,以使得其与帕特提到的一些想法保持一致。最后,这也是10纳米制程用于服务器的开始,你会在一开始看到比较明显的成本影响。但是在业务的客户侧,我们已经开始看到非常显著的10纳米成本改善。有些已经在明显地提高DCG业务表现,但我们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Joe Moore:平台平均销售价格同比下降14%,是不是跟市场竞争有关,还是有其他因素?

乔治·戴维斯:当片上系统混合程度相对较高时,收入下降,所有混合比较都受影响,利润受影响最大。

伯恩斯坦研究分析师Stacy Rasgon:谢谢接受提问。我想直白地问一个问题。如果数据中心的平均销售价格同比下降14%,其中一半的原因在于片上系统混合和产品混合,那另一半的原因是什么?导致平均销售价格下降的程度是怎样的?对于这另一半的因素,会如何影响下半年的表现?对下半年的毛利率指引会有哪些影响?

乔治·戴维斯:跟去年一季度相比,较低的收入包括平均销售价格和销售量的影响因素。这些因素的影响可以占到一半以上。剩下的影响因素我觉得,有我之前提到的代工厂成本,还有较高的运营成本(相比去年同期,加速10纳米制程的单位成本影响因素)。至于下半年的总体利润率,我们认为,供应情况会对产品混合和销售量有影响,进而影响利润率。但是,今年一整年,7纳米制程的启动成本会增加,这可能是下一个最大影响因素。而服务器业务开始恢复增长可能会抵消这一部分影响。

帕特·盖尔辛格:我想补充一点的是关于打造领导力产品。Ice Lake(第十代Intel酷睿处理器代号)是一个很棒的产品,我们也看到了其强劲趋势。随着产品的改善,平均销售价格也会改善,进而我们在该领域对市场份额的争夺也会更强势。所以,我们相信我们在这项业务领域正逐渐重回领先地位002294股票,我们也开始看到市场给出了相应的回应。在我们讨论Ice Lake之际,我们的Sapphire Rapids项目(新一代Xeon处理器)也在跟进。我们充满竞争活力,我们在这一业务领域正全速前进,客户也给出了积极的反馈。

Stacy Rasgon:你说的对市场份额的争夺也会更强势,具体是指什么?

帕特·盖尔辛格:就是积极抢占市场份额。我们会为紧紧抓住市场上的每一个机会。这是我们业务的核心领域,我们不会有丝毫松懈。我们刚刚推出了非常出色的新产品。我们会用上我们的系统设计、验证、软件资产、客户关系、供应链等一切可以为客户带来价值的工具。客户需要我们。基于我们已经拥有的1亿个服务器安装基础,这是一个庞大的业务,我们会不遗余力地为客户带去最好的产品、最好的服务。我还想说,就是关于这项业务,我们的云合作伙伴,我们的IDM 2.0战略同样非常强大。现在我们可以告诉他们,我们不仅会在这个领域为你们开发越来越好的产品,我们还要和你们一起设计、共同创新,并为他们带来新的功能以针对他们的市场优化解决方案。

瑞士信贷分析师John Pitzer:我想继续深挖一下数据中心和云业务。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能够比较泰然自若地对待这种消化方面的影响,而不觉得这可能会是云业务客户转向更为内部的解决方案或放弃英特尔的解决方案?我由此困惑是因为我们看到去年四季度的时候,云业务同比下降15%,而今年一季度下降了30%。所以你为什么有信心这是消化因素而不是其他因素的结果?刚才戴维斯也提到,数据中心业务会在六月份季度增长。你认为云业务这一块也有类似的趋势吗?

帕特·盖尔辛格:你知道,我们与客户的合作是相当密切的。我们的工作人员会走进他们的工作场所,我们处理供应链,和他们一起制作预期展望,我们也知道他们的库存水平。这些都是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当我们说起他们的情况,说起未来的趋势,以及他们如何消化和部署我们在去年提供给他们产品,还有这些产品正在融入其中逐渐成为他们销售的实力和销售的服务等等这些内容时,我们确实有足够的信心。所以,正是因为这层密切的合作关系,我们对上述提到的评论非常有信心。正如我们说的,我们认为环比会增长,整个业务部门都是这样,网络业务、企业和政府业务,当然也包括云业务。

我们也确实看到一些因素,比如有些客户希望尝试自己的设计。对此,我想说的是,总体上,他们的体量并不显著。然后,还是回到我在上一个回答中提到的,这是IDM 2.0战略的一个方面,英特尔代工服务十分强大,客户给予的反馈也集中在——“现在我们可以共同创新,不需要自己完成云端环境中所有新的架构点的开发工作”。这是很棒的一件事,我们也认为这可以帮助我们让客户了解到这是对他们、对我们都有益的一件事。

乔治·戴维斯:我想补充一点。数据中心的所有这三大主要业务都会有增长,并且二季度增长最显著的将是云业务。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Ambrish Srivastava:我想回到IDM 2.0战略这个问题。戴维斯刚才提到了减少股票回购。但是我想了解的是,在执行IDM 2.0战略这个过程中,投资者应该怎么看待这个战略对盈亏的影响?鉴于之后会出现较高水平的资本支出,自由现金流影响会怎样?最后,投资者应该关注的里程碑事件有哪些?

乔治·戴维斯:我们会在“分析日”介绍更多细节,更多展望。但是如你所知,晶圆代工的投资周期很长。不仅需要时间去满足客户需求,而且增加产能也需要一丁点额时间。为提高我们的灵活性,我们正大力投资建设毛坯建筑。自从我加入以来,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努力追逐需求。我们一直以来的想法是,我们必须要有更多选择,以应对代工市场和我们核心业务市场的需求。事实上002294股票,在核心业务市场上,我们仍无法满足全部需求。所以,你会看到,我们正在建立这种选择性,资本流动也会反应出这一点。当然,自由现金流会受到一些影响,但是我们的增长预期强劲,毫无疑问这可以帮助我们从经营中获得更多现金增长。所以总体而言,我认为,在我们布局时,这样的投资周期是合理的。你能得到的回报类型将是一个两到三年的投资阶段回报。但是之后,你会看到客户需求与投资逐渐达到平衡。

帕特?盖尔辛格:晶圆代工市场是一个价值1000亿美元的超级市场。而我们拥有领先的能力,这是我们一直强调的。另外,我想说,竞争对手无法满足这领域的需求,工厂的建设需要时间。而且,这一选择不仅有助于促进我们现有的业务,也有助于发展我们的代工业务。最后,像我们这样的代工业务,其实是一个好业务,不仅在于它规模庞大,同时它也拥有非常好的利润特点,我们预期会在长期实现强劲的回报。还是那句话,世界需要更多的半导体生产产能,需要更加平衡的供应链。这是行业的共识,也是政府的观点。

美林美银分析师Vivek Arya:我想了解一下短期和长期的毛利率趋势。在短期内,下半年的毛利率大约在55%上下。这是否是一个低谷?在我们开始加大对7纳米制程工艺投资之际,我们对2022年的展望是不是需要关注这个问题?接着,长期来看,我们的资本支出大约为销售额的25%或27%,远高于折旧率。那其中额外的压力是什么?再说回代工业务,世界上最好的代工厂的毛利率为50%。所以,我们应该怎么看待短期和长期的毛利率趋势?

乔治·戴维斯:首先,我们目前无法预期2022年的情况。我们会在“分析日”向大家介绍未来利润率的走向。但是,就今年而言,下半年的趋势是我们仍处于一个供应受限的环境中,使得我们小核心处理器的机会高于其他平均销售价格和利润率更高的产品。另一个是我们谈到的7纳米制程启动,这是一个很好的因素,说明制程工艺和产品都已经开始准备在向7纳米发展。我们会得到一些帮助,因为我们将看到服务器业务的强劲恢复。但是部分强劲恢复会因为从14纳米向10纳米过渡而减弱。所以,可能实际不会像我们预期的那样明显,但是我有信心长期我们可以将利润率提上去。今年的话,IFS活动不会造成实质性影响。显然,我们会做一些投资,这些投资对未来一两年非常重要,大多数投资对于我们满足客户不断增长的需求都非常重要。

Vivek Arya:还有个问题,折旧和资本支出何时相交?

乔治·戴维斯:这实际上取决于多年资本状况。我们会在可以提供多年状况时再讨论这个问题。

帕特·盖尔辛格:我想说,今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对吧?今年我们制定了IDM 2.0战略。我们正在恢复我们的产品路线图,领导力产品和领先的利润。这一年,我们会有供应侧的机会。当我们在供应侧取得比预期好的成绩时,我们会看到收入的增加,利润率的改善,以及领先的产品等等。所以,总体而言,这是非常关键的一年,我们正全力以赴,逆转局势,重现英特尔的往日辉煌。

瑞银集团分析师Timothy Arcuri:我有两个问题。首先,5亿美元的预付款是录入单一项还是分散在各个项?第二个问题关于资本支出。明年的正常资本支出轨迹是怎样的,200亿美元还是低于200亿美元?

乔治·戴维斯:首先,5亿美元是单一项,录在其他收入中。其次,关于资本支出,由于疫情缘故,我们基本上有八周或更长时间的资本推迟。疫情确实影响了建设进度,而且仍旧充满挑战。但这可能是我们在去年看到的最大影响因素。所以,今年可能需要15亿到25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去填补去年落下的。综合下来,20亿美元是个合理的数字,明年的情况我们稍后再详细补充。

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Pierre Ferragu:感谢接受我的提问。我想再来谈谈你提到的代工业务。我有两个看法。一个是提供一种代工服务,以便客户可以将他们想要的设计与英特尔的IP集成在一起;另一个是更接近主流的通用代工厂,与三星、台积电等会形成更为直接的竞争。我觉得这两种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那你在这两种模式上的侧重是怎样的情况?长期来看的话,你认为英特尔会如何平衡这两种模式?

帕特?盖尔辛格: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也不知道答案。我们目前仍处于刚开始同客户接触的阶段。我们有良好的客户储备,有适合第一种模式,也有适合第二种模式的。当然,有些云端客户尤其感兴趣的是如何融合或者说创建一种混合设计,将他们的IP与我们的IP结合。其次,我们在整个行业的各个领域都有非常多的潜在客户,通讯供应商、汽车制造商等等,这些又非常契合第二种模式,他们更关心的是将我们作为世界一流的代工厂,生产他们的设计产品。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客户群。

当我们获得RISC 5、ARM生态系统和x86生态系统的IP时,我们的客户价值主张就全面了,客户不会再有选择上的限制。他们可以尽情设计他们想要的。另一件事情是,我们对封装技术也十分感兴趣。在这点上,可能三星或台积电的材料可以和英特尔的相结合,可能是较旧的工艺技术、更新的工艺技术,以及利用我们的一流封装和组装测试技术的优势等等。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全方位的图景,一流的代工厂、一流的IP以及一流的组装封装和测试,这些将给予我们在行业内的独特地位。

乔治·戴维斯:在你提到两种不同的选择是,需要记住的一点是,如果你看观察我们的内部路线图,人们习惯于看到一个高度差异化且非常针对于英特尔的IP组合。我们一直在说,随着时间的推移002294股票,我们将采用越来越多的行业生态系统IP和库,因为这样做更有意义。就周期时间、借助已有的产能优势而言,这都是有意义的。

帕特·盖尔辛格:我还想补充一点,因为我们从行业中获得的每一个IP都会增加我们内部设计团队可用的IP。每一个内部开发的IP也都将为行业所用。这就形成一个强大的增强循环。随着我们使用行业标准的PBK,我们也看到EDA供应商的热烈反响。所以,所有这些,让我们的流程更加完善,产品更加完美,也提供了我们的效率,让我们的创新与行业同步。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战略。

花旗分析师Chris Danely: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将x86技术授权许可给一些超大规模的客户,然后让他们与代工厂一起设计自己的产品?

帕特·盖尔辛格:答案是肯定的。x86处理器在我们的代工服务中是可用的,也可供对此进行设计的客户使用。云服务供应商也可以利用这个优势。我们相信,客户以这种方式利用x86的优势,将有助于改变人们对ARM对x86的看法。之前,我们并没有给予他们这样的灵活性,他们在设计的时候没有一个好的x86选择。我们提供了标准产品,虽然功能众多,但却对云端客户更有帮助,而其他人会觉得我不需要这些特别的功能,我只想优化网络中和内存结构中的一些其他东西。而现在,我们可以告诉客户们,来吧,我们向你们敞开了IP大门,你们可以用我们的领先工艺和封装技术,在我们的代工厂内共同设计或自己设计你们想要的。

确实,我们相信以这种方式提供x86是非常棒的一件事。为x86而生成的优化代码有差不多一万亿行,这是一个强大的生态系统,并且将需要创新发展。我们也为之加入了新的功能,比如AI,嵌入某些新产品的核心结构,比如Ice Lake。这些都是非常有用的差异化。在执行IDM 2.0的过程中,我们将会持续创新。

Cowen and Company分析师Matt Ramsay:我想就数据中心的结构问几个问题。我知道,你们刚刚推出了Ice Lake和许多新功能等等。那我想了解的第一个问题是,客户对Ice Lake的反馈是怎么的,他们会面临哪些平台兼容问题?第二个问题则跟Sapphire Rapids有关,客户对Sapphire Rapids有什么样的反馈?

帕特·盖尔辛格: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聊一小时。在这里,我们就长话短说。客户对Ice Lake的反响十分强烈。毫无疑问,平台的改变,确实会给客户带来更多的工作量,但我们一直在配合客户的需求。对此,客户的反馈也非常好。当然,照你提问的意思,可能我们不推出新的平台过渡可能会更好。但是,新平台上也有很多客户为之感到欣喜的新功能。新的PCI、新的DVR等等。开放平台上的其他接口已经获得业界的巨大支持,新的功能、协处理器功能、内存池机制等等,都是新平台上非常吸引人的功能。所以,毫无疑问,云端客户对此尤其支持。所以,总结下来,我们当然也希望减少平台过渡,但是到目前为止,从客户的反馈来看,在他们与我们一同过渡的时候,他们也认可过渡带来的价值。

特别是对于Sapphire Rapids,其中的主要改进也具有很多价值。毫无疑问,随着时间的推移002294股票,在架构中拥有更高的平台稳定性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目标。当我们制定2023年到2024年乃至到2025年的路线图时,你会看到这将是我们发展的一个重点。另外,当我们在各方面的领先优势——处理器、垂直AI、制程工艺等等——都汇聚在一起开始发挥作用时,这样的平台架构将会突显出更大的价值。(完)